梦酱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禁止无授权转载谢谢_(:з」∠)_
谢关w各种渣操作小学生文笔一枚ovo杂食类动物,偶尔cp洁癖( ´▽` )ノ
不走原著向不走正剧向不走史向不做考据党,甜食热爱者。
全职高手
叶蓝only其他随意
我英
轰出胜大三角随意搭配,切上麦相only
黑塔利亚
仏英only其他随意 雷米英露中
掉粉严重。

谣夕互相养成即兴小短篇

OOC瞩目
时间线是第六季第四集后√
剧情纯属瞎编,描写相当苦手

养成之弋痕夕篇(上)
接到破阵统领的急信匆忙赶回来的山鬼谣推开弋痕夕的房门的时候,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稍稍打量了一下床上这个睡得口水都流出来的小号弋痕夕,感到有些头疼。自己才离开玖宫岭多久,这个小跟班就出这种事情来麻烦自己。先不说这个和自己刚认识他时无异的豆芽菜体型,和这幅睡没睡相的样子,万一当事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山鬼谣稍稍回想了一下之前弋痕夕失忆的样子,画面太美我不敢回想。只能在心中随意地祈祷一下千万不要发生这样的事情,山鬼谣便嫌弃地拎起小鬼头晃荡晃荡:“弋痕夕,该起床了。”
小家伙揉了揉眼睛,擦了擦嘴角闪闪发光的口水,眨巴着一双带着些许雾气的眼睛迷惘的看着这个把自己叫起来的怪蜀黍【划掉】男人。“……山,山鬼谣?”小只的弋痕夕用软软糯糯的声音唤了一声山鬼谣。
看起来应该是没有失忆了。山鬼谣内心暗暗松了一口气,然而这个flag还是立的太早。弋痕夕坐起身来端详了一下面前的山鬼谣,说出来一句令山鬼谣头疼的话:“山鬼谣,你脸上的绷带和头带是干什么的?……我为什么变小了?!”
钧天殿里,破阵统领看着头疼不已,身边绑定了一只小号弋痕夕的山鬼谣叹了口气。“事情的详细情形是这样的:
前几天,我派炽天殿去执行一个任务,却没有想到有零在那边埋伏着。弋痕夕为了保护三个学生被零术击中,一直到现在才醒过来。”破阵顿了一下,“照现在的情形和你探知的结果看来,他的记忆停在了……之前。可能是他内心想要抗拒这段回忆吧。”
破阵统领看了眼坐在山鬼谣的探知阵式里快要睡着的弋痕夕,摇了摇头道:“如果不尽快找到恢复的方法,万一弋痕夕体内的神坠不稳定,人和神坠都保不住啊。这几天就麻烦你在他身边照顾他了。”
山鬼谣瞥了一眼坐在自己的探知阵式里的小豆芽,向破阵点了点头:“我会尽快找到让弋痕夕恢复的方法的。”
话必便一把拎起差点睡着的弋痕夕:“小跟班,走了。”“山鬼谣,我自己能走!山鬼谣——”
破阵统领听着耳边越来越远的弋痕夕的叫嚷,默默地坐回了统领椅思考解决的方法。

评论(4)
热度(17)
© 梦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