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酱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禁止无授权转载谢谢_(:з」∠)_
谢关w各种渣操作小学生文笔一枚ovo杂食类动物,偶尔cp洁癖( ´▽` )ノ
不走原著向不走正剧向不走史向不做考据党,甜食热爱者。
全职高手
叶蓝only其他随意
我英
轰出胜大三角随意搭配,切上麦相only
黑塔利亚
仏英only其他随意 雷米英露中
掉粉严重。

一个不知名的童话

伪童话PARO  短篇一发完结


OOC预警


HE


 

 

   蓝河准时睁开了眼睛,拿起放在床头柜的怀表揣进兜里起了床。阳光照进这栋森林深处的小木屋,空气里到处都充满了草木独有的自然气息。怀表的指针指向了十二点钟,蓝河在小动物们的拥簇下坐上了有繁复花纹的大椅子,白色的桌子上盖着粉红色的格子桌布,上头摆着一个大大的蛋糕。今天是蓝河二十岁的生日。

   蓝河许了生日愿望,吹灭蜡烛将蛋糕分给了小动物们,看着自己的那一份愣愣的发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蛋糕,心里就有点难受啊。蓝河对自己这一独特的情怀摸不着头脑。小动物们一一向蓝河送上祝福后告别散去,蓝河和他们挥手作别后躺在草地上思考人生。

   蓝色的天空被森林高大树木的枝干叶片分割成一个个小小的独立平民,蓝河盯着一片被分成五份的白云发呆。他从胸口的口袋里拿出了那个怀表,轻轻地打开了它。指针慢慢地向着两点钟走去,怀表里放了一张已经褪了色的老照片。那是蓝河和另一个人的合影,可以看得出来他笑的很开心。

   那个人到底是谁呢?明明照片上自己开心的笑容不是假的,但是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心里为什么又会隐隐作痛,就像看见那个蛋糕一样。蓝河很久以前就发现了这张照片,但仔细回想却又想不起来更多。罢了,现在就安心地过好自己的二十岁的生日吧。这么想着,蓝河在草坪上享受着午后的和煦阳光,进入了午睡。

   很快,生日的一天就过去了。蓝河换上睡衣,将那块怀表放在床头柜上。

   第二天,蓝河准时睁开了眼睛,拿起放在床头柜的怀表揣进兜里起了床。阳光照进这栋森林深处的小木屋,空气里到处都充满了草木独有的自然气息。

 

 

   王国东边有一大片的原始森林,相传三百年前的古炼金时代开始就有一个邪恶的巫师居住在这片森林的深处。为了延长寿命获得永生,巫师将森林封印。印证这个传说最有力的证据,便是进入这片森林深处的人,再也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

   叶修是王国里最有名最强的勇者之一,接到国王彻底根除森林巫师的命令后,就带着自己的千机伞,来到了这片令周围的居民闻风丧胆的森林。哪里会有什么巫师,只能感觉到森林里有一个巨大的炼金阵,远远就能感到这阵式的复杂高深,可能是古炼金时代的最高杰作也说不定了。

叶修提着千机伞在森林里朝着森林的中心进发着。他的靴子踏在厚厚的落叶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这片森林给他的感觉不像外面传的那么阴森恐怖,反倒有一种奇妙的熟悉感和安全感。

很快,叶修找到了一个不寻常的炼金术阵,上面布阵的文字很古老,斜体连笔的拉丁文在叶修看来也很吃力。应该就是通往森林深处的传送阵了吧,叶修皱皱眉头,触发了那个阵式。自己伸手触发阵式的动作仿佛做过很多次,他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指飞快地解开了加密的密文,而他根本就不记得自己输入了些什么。

 

 

   蓝河还躺在那棵大树的阴影下午睡,叶修走了几步就看见了蓝河的木头房子和树下睡觉的青年。这是哪门子的巫师,连陌生人闯进来了都不知道,睡成这样。叶修下意识地走过去揉了揉青年的头发,对方像是一只被惊醒的兔子:“你你你你是谁!我这里好久都没有来过陌生人了”

   “叶修。”叶修干脆也坐到了草地上,空气里到处都充满了草木独有的自然气息。蓝河揉了揉眼睛,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叶,叶修?”他懵懵地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叶修被他呆呆的样子逗笑了又揉了揉他的头发,“那个,你认识这个人吗,你们长得好像……”蓝河赶紧把怀表打开将里面的照片给他看。叶修拿过怀表的一瞬间,古老巨大的魔法阵在两个人的脚下展开,百年之前失落的记忆散落一地。

   

 

   “蓝啊,你这儿环境不错,哥在你这儿放个传送阵呗”叶修窝在蓝河木屋里的沙发上,看着蓝河用火元素的炼金石烤着蛋糕,“这样想你了就能直接来了。”

“被别人闯进来怎么办,我可是来这里隐居的!谁知道遇到了你这人。叶大炼金术师。”

“安啦蓝河大大,哥会放密文的。05291214怎么样?”

 

“诶!?你的伤!?”

“这伤不碍事,倒是你,怎么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叶修坐在蓝河的床上,看着自己被包扎好的伤口,眼前的青年看起来约莫十六七岁。要不是追踪佩利冬不小心从天上掉了下来也不会住在这里。

“我……我幼时不慎沾染了异族的血,族里的预言师告诉我我活不过二十岁……所以就在这里隐居了。”

 

“十八岁生日快乐,小蓝。”一块怀表被轻轻地放到他手中,叶修示意他打开看看。蓝河看到了里面的照片,是去年时两个人的合照,叶修用炼金术把这一幕留了下来。

“都已经两年了啊”蓝河小心地把怀表收好放在胸前的口袋里,那里离心脏最近。

“蓝啊,相信哥,哥会把你治好的。”

 

“叶修!你现在不能走!”一记手刀落在了蓝河毫无防备的后颈上。

“抱歉啦蓝河大大”叶修将一颗贤者之石放在了怀表上,蓝色的魔法阵在怀表上展开。叶修把蓝河抱回小木屋的床上,“醒来以后,你应该就忘记我了吧。放心吧,我会回来找你的,小蓝。”

 

“叶修,你在森林里布下了什么阵式!如果你今天如实交代的话我还能看在你我相识多年的份上,饶你一命。”

“我不知道。”

 

“听说了吗!大陆上最出名的大炼金术师叶修因为信仰异端被处以火刑了……”

“天哪!那真是太可惜了……”

巨大的魔法阵消失,蓝河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叶修一把抱住了他:“蓝啊,哥回来了。”

 

 

创造了无数奇迹,轰动大陆的勇者叶修也消失在了那片原始森林的深处,这个消息震惊了整片大陆。但,在这之后,所有进入森林的人都出来了。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现。大家都一致认为是叶修勇士和森林深处的邪恶巫师同归于尽了。

 

“什么邪恶巫师!都是瞎传!”蓝河在旅店里听到这个故事后义愤填膺,叶修拉住他的手腕在他眼角轻吻:“好了好了不气了,哥明天带你去城里走走。”“请我吃二十四岁的生日蛋糕!”“好好好”

 

 

 

太喜欢这个设定了于是丢下正文摸了一个短篇ww

悄咪咪跟你们说可以百fo点文,仅限粉丝(>人<;)


评论(9)
热度(53)
© 梦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