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酱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禁止无授权转载谢谢_(:з」∠)_
谢关w各种渣操作小学生文笔一枚ovo杂食类动物,偶尔cp洁癖( ´▽` )ノ
不走原著向不走正剧向不走史向不做考据党,甜食热爱者。
全职高手
叶蓝only其他随意
我英
轰出胜大三角随意搭配,切上麦相only
黑塔利亚
仏英only其他随意 雷米英露中
掉粉严重。

MONSTER(6)

现代PARO 人造吸血鬼叶x医生蓝

OOC预警

HE

1 2 3 4 5

6.

一盆老掉牙狗血从天而降,前排出售小阳伞。

大型连续剧《医院的诱惑》将在今日于马桶台播出。领衔主演蓝河饰演不高兴儿子,笔言飞饰演没头脑爸爸,叶修饰演进城寻找打工父亲的留守儿童。

 

   蓝河一连躲了叶修快要一个礼拜,他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毅力。在这几天里,他疯狂加班调档期,甚至被笔言飞调侃是不是失了恋。总之蓝河用尽了各种方法调开两个人作息活动的时间段,就算偶尔撞上也是两个人在家里相对无言。

   叶修郁闷,蓝河也郁闷。于是两个人就相对无言地一起郁闷。叶修大概是更加郁闷的那个,他吸血后的安全感匮乏症周期都因此得不到缓解,还好白天能偷偷在蓝河的床上滚两圈。天地良心,他最近都只能乖乖地睡沙发了,还只能偷偷地抱怨蓝河这个死要面子的个性不敢正面调侃。家庭地位急降啊。

   蓝河其实没有好到哪里去。他频繁的加班持续站在手术台前做手术,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吃不上一顿饭,随身带着一支葡萄糖给自己以防万一。然而蓝河并没有算到贫血这一说,做完一场手术迈着漂浮的步子出门突然就眼前一黑。

   

   蓝河是在自己的值班休息室里醒的,一睁眼就看见笔言飞端了个小板凳坐在床边看着点滴架:“傻儿子啊,你是不是失恋了?趁爸爸给你打葡萄糖跟爸爸讲讲呗?”“滚滚滚谁是你儿子”蓝河当即反驳。医院的值班休息室里也是一股子消毒水味,纵使是夏天,他露在外面挂点滴的手也感觉到一丝凉意。

   笔言飞叹口气,一副苦口婆心的口吻:“儿子啊,你这又是轻度贫血又是低血糖的,失恋也别这么作践自己啊。”贫血?蓝河一愣,随即回想起了一周前的那一幕。说到底都是他给害的!蓝河愤然想道。笔言飞还在继续饰演他的好爸爸角色:“今天都暴雨预警了,晚上别回去了,我已经让大春明后给你开假了,儿子乖啊”

   蓝河这才注意到窗外的雨声,淅淅沥沥的,一听就是一场大雨。伴随着窗外不断响起的雷声,更是有越下越大的势头。的确说得上是一场夏日的倾盆大雨。蓝河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连日加班再加上贫血低血糖,他还是有点头晕。笔言飞替他带上了门,蓝河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另一边,叶修在家里等的却心急火燎。他透过窗户看着窗外的大雨砸在窗玻璃上炸开一朵朵水花,心里烦躁极了,忍不住在去客厅点上了一支烟。蓝河临走前在桌子上留下的九点到家的小纸条被他看了一遍又一遍,揉皱后又小心翼翼地展开。墙壁上的钟自顾自地朝着十二点进发。

   尽管蓝河很生气,但是他每天走前还是贴心地帮叶修拉上全部的窗帘,还是会给叶修留下一张表明归期的纸条避免不必要的担心。叶修越想越着急,甚至想到了万一被组织发现这一可能性。等不得了。叶修翻出蓝河之前给自己配的一串钥匙,蓝河留在家里的伞和医用口罩,匆匆披了一件一次性雨衣,锁了门后冒着倾盆大雨出了门。

   

   蓝河是在雷声与雨声交织的响动之中醒过来的,笔言飞早在帮他拿掉了点滴帮他摁了会伤口留了夜宵后下班走了。蓝河迷迷糊糊地摁亮手机界面一看,好家伙,已经快要十二点了。躺了那么久,胃里有点灼烧的疼。蓝河拆开了笔言飞留的宵夜,喝起了粥。喝完了粥回了点体力,蓝河看着窗外的闪电,心里一咯噔:妈呀家里的吸血鬼怎么办!

   正在蓝河想着该怎么联系家里的留守儿童叶修的时候,叶修已经冒着雨赶到蓝雨医院了。夏日的暴雨之迅猛毫不留情地体现在了叶修身上,他披在身上的雨衣几乎要报废了,雨水沿着他的发梢往下滴着。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半了。

   门口值班台的小护士用手撑着头一晃一晃的,看起来就要睡着了,被前来的叶修冷不防地吓了一跳:“先生,这里不是急诊楼,急诊楼直走往右拐。”“我是来找人的……蓝河医生今天没有按时回家我来找他。”叶修的情绪向来不怎么外露,小护士倒也楞了一下:“是说许医生吗?他今天做手术的时候晕倒了,现在在医生休息室躺着,您是……?”

 

   叶修一颗心稍安又对这死要面子的小医生心疼不已,稍加思索淡淡道:“家属。”他顿了顿,朝小护士眨眨眼睛小声道:“要保密噢,他面子薄。”小护士瞥到了叶修手里那把看起来很是眼熟的伞,眼中更是金光闪闪频频点头,把叶修带到了休息室门前:“许医生就在里面我先回去值班了”“多谢”叶修脱下了雨衣往一边的垃圾桶里一塞,推开了门。

   蓝河此时还坐在床上思考着种种联系叶修的方法的可能性,突然门就被推开了,接着他想着的人就进了门。大概是没有睡醒出现的幻觉。蓝河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背,疼的。再看看叶修,没有消失。叶修看着小医生坐在床上捏自己手背差点笑出声:“蓝啊,哥来找你了,不是做梦啊。”

   叶修慵懒的声音响起,蓝河终于相信自己不是在做梦:“你你你你怎么来了!外面雨下的那么大……”说着说着蓝河不自觉带了点愧疚的语气上去,看到了叶修还在滴水的发梢更是坐不住从橱子里变出了一条毛巾和一把电吹风。

   “诶,现在是半夜嘛哥精力旺盛,还记得锁了门出来。倒是你啊蓝河大大,这么倒腾自己,恩?哥差点以为你被黑暗势力抓走了。”叶修坐在床边的小板凳上说着话,冷不防一条毛巾从天而降,蓝河狠狠地给他擦着头发:“行行行,知道你不老不死,我看着难受行吗”

   

   经过蓝河又是擦头发又是吹头发的一顿倒腾,终于把叶修拾缀地有了点人样,时间也到了深夜一点。蓝河任命状瘫倒在床上,窗外依旧风雨呼啸。叶修伸出爪子揉了一把蓝河的毛:“蓝河大大,你看接下来怎么办,是我背着您这个病号回去呢还是我们在这里凑合一晚呢?”蓝河拍开他的爪子:“等到凌晨三点多雨停了再回去吧,好像下小了点。反正天还没亮。”

   叶修点点头,坐到了一边的小桌子上:“那蓝河大大你继续睡吧,雨停了我叫你。”蓝河过意不去坐在小板凳上说是一起等着,结果硬撑了没多久就一晃一晃地差点栽倒。最后在叶修的坚持下还是躺回了床上睡觉。

   此时叶修的注意力一小半在外面越下越小的雨上,一大半在蓝河露出被子的那只手手背上的针孔上。蓝河累了好几天又作息不规律睡睡醒醒便再次陷入了梦境。叶修从桌子上下来坐回了床边的板凳上。他小心地扶起蓝河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落下了一个吻,直到那个伤痕消失才帮他盖了盖被子。

 

   三点多的时候蓝河被叶修叫醒了。蓝河匆匆跟前台的小护士交待了一下后就拽着叶修出了医院的大门。大街上十分安静,大部分店铺都已经关门了,只有路边的街灯和24小时便利店还亮着。两个人肩并肩走在路上,很默契地没有人说话。

  空气里有一种大雨过后独有的味道。蓝河不由自主地偷偷凑过头看了一眼叶修。对方的侧脸在昏黄路灯的映照下显得有点模糊暧昧,蓝河有点呆住了。

他原本有很多话想要和叶修说。他相信叶修也有很多话想要和他说。但是在见到彼此后,他们都没有开口。蓝河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有点暖暖的。其实这样也不错。他偷偷地,无声地笑了起来。

 

感情转折强硬,死也要再拖一天更,剧情无比狗血。是我_(:з)∠)_


评论(11)
热度(61)
© 梦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