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酱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禁止无授权转载谢谢_(:з」∠)_
谢关w各种渣操作小学生文笔一枚ovo杂食类动物,偶尔cp洁癖( ´▽` )ノ
不走原著向不走正剧向不走史向不做考据党,甜食热爱者。
全职高手
叶蓝only其他随意
我英
轰出胜大三角随意搭配,切上麦相only
黑塔利亚
仏英only其他随意 雷米英露中
掉粉严重。

MONSTER(1)

现代PARO 人造吸血鬼叶x医生蓝

OOC预警

HE


1.

震惊,好心好意救助大龄中二病回家竟被袭击!

事后,受害者许先生接受了我们报社的采访,并坦言说:“我当时只是看他可怜,想要救死扶伤才把他带回家的。毕竟一看就是三无人员,没法去医院。没想到这小王八蛋居然袭击我还咬我脖子!”

  

天很黑,是月初,新月被藏在了云层后。小巷子很安静,只能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和不远处很多人混杂在一起的,喧闹的交流声,听得不真切。

  “妈的那个实验体跑哪里去了!”

  “靠,明明已经被门口的机关搞得半死不活了,怎么还这么能跑!”

  “别抱怨了,赶紧找!估计跑不了多远”

 

  蓝河一只手拎着自己的公文包,一只手扶着身上全是血的陌生人,心说怎么头一天上班就遭遇了黑社会放高利贷的追债呢?夏天的夜风吹过,蓝河却是冷的一哆嗦。这人身上怎么有点冷,别是失血过多要休克了吧,自己虽说是医生但是也不至于随身携带绷带啊!

  事情的原委要追溯到十五分钟前,当时蓝河刚刚下了班从医院悠悠地往家走,因为是第一天正式班就留的晚了一些和前辈们熟悉。由于物业的拖延症,路上的灯基本没有几盏是活着的。还好蓝河胆子不算小,对这附近的路也熟悉,也就无所畏惧了。

  一边反思着今天在医院发生的事情一边敬职敬业思考如何做得更好的蓝河没有听到朝这里来的急匆匆的脚步声,和一个陌生人撞了满怀。

  “抱唔…!”那人一把捂住了他的嘴,手指上有着淡淡的烟草味,声音中透露着满满的疲惫:“介意带我逃跑吗?”结果就是蓝河带着他一路走小道蹿暗巷,不愧是地头蛇蓝哥,马上把后面的追兵甩了个一干二净,末了还捋了一把被汗湿的刘海:真他妈吃鸡!

 

   回忆完事情的缘由,蓝河侧目,那个陌生人已经自己默默地靠着墙滑到了地上坐下。要不是还能听到对方的呼吸,蓝河简直要把他当死人了。追捕者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远,为了安全起见蓝河又等了一会儿,才压低了声音,恨不得用气音问道:“什么情况,你怎么被这么社会的人追着打还满身的伤?”

   那人转过头来看他一眼,大半部分的脸被连帽衫的帽子遮住,再加上暗的不能再暗的光线,蓝河根本看不清他的脸和他的面部表情:“……你是医生?”

   这错开话题的技巧蓝河表示很醉,但他也没有再去询问人家私事的资格,只能被迫岔开话题:“对……你怎么知道的?”

   对方用一种理所当然甚至还有点鄙视蓝河智商的语气做了回答,完全没有一个做为大出血受伤者的自觉:“你身上有消毒水的味道啊。”他句末的尾音上挑,有点欠揍。蓝河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为什么他被追着打了。

   “你的伤口……出血情况怎么样,血止住了吗?”蓝河懒得和他贫,而是拿出了一个做为职业医生应该有的救死扶伤的道德情操关心起了这家伙的伤情。刚刚逃跑时路过了一处亮灯处,如果没有看错,对方身上衣服已经被鲜血给浸透了,满身的血腥味儿,也难为他躲了那些人一路了。

   

对方先是一愣,随后倒也是跟蓝河实话实说了:“小伤口基本都自己好全了,大的伤口现在还在流血。”蓝河刚想吐槽你这个伤口好那么快是什么怪物体质啊别是驴我吧有没有兴趣去医院里让我解剖开来研究研究啊。

   那人伸手摘下了一直戴着的连帽衫的兜帽,正巧那轮小小的新月也从云层的掩护后面悄然出现,视线一瞬清明了不少。蓝河只看见他嘴角微微上挑,病态白皙的肤色在月光下显得那么的不真实。他那双不可思议地血红色眸子正在注视着自己。他的语气慵懒随意,但随着他的张口,两颗獠牙异常突兀:“不知道仁慈的医生你,有没有兴趣来救助一只吸血鬼呢?”

 

 

  蓝河止住自己满肚子的问题,感觉对方的眼睛里有一种魔力,自己不知道图啥就答应了把他带回家治疗包扎。于是两个人就在没有路灯的夜色的掩护下到了蓝河家。

  一到家,蓝河直接把这家伙往地上一撂,甩掉了鞋子赤着脚在家里翻找医药箱,任凭地上的家伙冲着自己叫唤:“医生,你这样我很疼!”

  蓝河手里拿着止血剂和绷带感到头疼,想了想还是把止血剂丢了回去:“你们吸血鬼不是会自我治愈吗?需要包扎吗?”

蓝河这会儿只是在和对方开玩笑。他只当这是个精神有点问题的大龄中二,大半夜的戴着假牙玩具被放高利贷的追得满城瞎蹿。他起身开了灯,准备给这个被黑社会追着打的可怜人包扎伤口。

   

直到对方脱了身上那件连帽衫:“不清楚啊,哥之前都是直接喝血治愈的,没有试过包扎。”灯光下,他身上的伤口被蓝河一览无余。果真如他自己所说,一些小伤已经完全自我愈合了,留下了差点就看不出痕迹的新生皮肤。而大伤口虽然没有愈合,但是血基本上也是勉强止住了。

  “你这是什么逆天的恢复能力啊……”蓝河拿着手里的这卷绷带不知道要不要给他包扎,“你真是传说中那种不老不死的吸血鬼?”这话一说出来,蓝河感觉自己这个上过医科大、三观正直的无神论者也被活生生掰成了一个大龄中二。

  “恩哼,不然呢?对了,医生,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叶修。”

  “……蓝河。”蓝河盯着叶修看,对方眼睛里的血红色正在一点点地黯淡下去,看得他有一点晃神,“那看起来你是不需要我的治疗帮助了。”说着,蓝河就把绷带放回了医药箱,坐在地上打理了一下被自己翻得有点乱的箱子。

   “恩…包扎看起来是不需要了。”叶修淡淡地瞥了几眼自己的伤口,抬头看向蓝河,眸色晦明不定,“但是,哥还需要小蓝你做出一点牺牲性帮助。”

   “什——”蓝河刚想站起身,就被叶修一把按在地上。蓝河心中警铃大作,我可去你妈的牺牲性帮助吧,我被你咬死了怎么办啊!想到这里,他赶紧使出帮前辈们抵抗医闹时的劲儿挣扎地要推开叶修。

   可惜敌我双方力量差距过大,叶修冰凉的獠牙已经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蓝河做好了一会和叶修同归于尽的准备。奇怪的是,獠牙刺下去的那一瞬间,蓝河并没有感到什么疼痛感,相反的是,有一种迷幻的满足感飘上了心头。

冰冷的地板让蓝河恢复了清醒,心头那一份反抗欲挣扎了半天才终于占了上风,蓝河趁着叶修专注吸血的瞬间准备一手刀下去,手腕却被捉住。

“别闹啊,小蓝。”叶修慵懒的调调传进了耳朵,“一不小心受伤了怎么办?乖啦,哥吸血很懂分寸的。”你狗屁吧你!蓝河被他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态度气的就差拿出两把手术刀把这个不人不鬼的生物给捆解剖台上解剖开来看看了。

叶修倒是真的松开了他的獠牙,有一下没一下地舔着蓝河脖子上的伤口,还有空和蓝河聊骚,把蓝医生气得够呛。

等到叶修好不容易解开了对自己的束缚,蓝河赶紧去摸自己的脖子准备给自己消个毒止个血包个扎什么的。然后他发现自己脖子上的伤口已经好了,没有一点痕迹的那种。

 

蓝河,单身二十几年,第一次对自己的无神论人生产生了怀疑。


评论(9)
热度(104)
© 梦酱 | Powered by LOFTER